追蹤
海與風與天之涯
關於部落格
歡迎!這裡的中心思想是散播歡樂散播愛!
閱讀、喵喵、耍笨、睡飽飽吃肥肥是構成本BLOG的四大元素
Mail: breezing27@gmail.com
  • 960389

    累積人氣

  • 66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讀後心得及謎團解析(?)

  容我引用一下博客來的簡介:多崎作高中時代的四名好友,姓氏中分別帶有顏色:「赤(紅仔)」」(赤松)、「青(藍仔)」(青海)、「白(白妞)」(白根)、「黑(黑妞)」(黑埜),相對地,「多崎」這個姓氏沒有色彩。高中畢業後,如正五邊形般完美的五人組,就在多崎作獨自離鄉背井,從名古屋前往東京學習營造車站後,大二時突然地被其他四人宣告絕交。一直以來自認不夠特殊沒有色彩的多崎作,應驗了內心自團體脫落的終極恐懼。
  在游出了被遺棄的暗黑大海之後,36歲的多崎作在女友沙羅的鼓勵下,決定一個個拜訪年少時集體遺棄他的摯友,找出當年被遺棄的原因。


  簡單的說就是多崎作因為自己的姓沒有顏色,一直覺得自己搞不好會被排擠的感覺(原作是說:感受到微妙的疏離感),結果有一天真的被彩色戰隊宣告退隊,而且還永遠不得歸隊,除了彩色戰隊之外沒有其他朋友的多崎作,在接下來的半年內一直過著行屍走肉的日子。
  多年之後,多崎作遇到了女友沙羅,沙羅覺得多崎作沒有搞清楚過去的錯誤,就無法展望未來(也無法打開心胸愛上她),所以叫多崎作去找出當年被從戰隊開除的原因……結果心得正經不到三段又開始走搞笑白話路線Orz


說到彩色戰隊當然不能忘了小飛俠(喂)

  依照慣例先說一下沒有透露劇情的感想,再來就是有劇情的感想和在網路上找到的一些解謎(沒錯,多崎作裡面有推理要素!)。
  看了故事的開頭,就大致可以猜到接下來的故事,像是多崎作會一一去找出七龍珠過去彩色戰隊的夥伴,夥伴們的轉變,當初被遺棄的真相,當然還有解開過去謎題對於多崎作和沙羅的關係的轉變等等。
  我在閱讀時基本上除了書名外連簡介都沒看,基本上是看到是村上春樹的新作就買了,而且我覺得沒有任何了解下就閱讀小說就像展開一場沒有地圖的冒險,刺激又有趣。
  我很喜歡本書開頭的破題句:「從大學二年級的七月,到第二年的一月,多崎作活著幾乎只想到死。」非常的強而有力,後續的過去與現在的替換手法更加熟練,也非常有吸引力。
  在停止求死之後,多崎作終於交上一個新朋友──灰田(注意,在這部作品裡交到新朋友是值得放鞭炮的事,因為除了彩色戰隊和這位新朋友外,多崎作就沒有別的朋友了 囧)。
  我很喜歡灰田出現的段落,灰田和多崎作的交談有種奇妙的安穩感,灰田的爸爸的故事也很有趣,讓我很期待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雖然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但我已經很習慣村上的小說裡的人物來來去去,就算有哪個重要角色突然消失也不會太意外。
  接下來多崎作在沙羅的要求(或鼓勵?)下,前往尋找當年拋棄他的朋友,不知道為什麼接下來的故事對我來說一切都非常好猜(遮臉)


邊聽巡禮之年邊看心得吧

  當然村上的敘事和獨特的對話還是很有魅力,要不然我也不會拼著隔天要上班也把小說看完,但總覺得和過去以現實為基礎的作品《挪威的森林》、《國境之南太陽之西》相比較,多崎作好像還是少了些什麼。
  如同我在1Q84的心得中說過,村上的小說隨著歲月打磨得更加完美,如同打磨過的鑽石綻放著光芒,但對我來說已多少失去了以前的作品像原石一般粗糙而打動人心的部份。
  當然《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著重的並不只僅於青春的傷痛,畢竟多崎作已經36歲了,是成熟的大人了,去見當年遺棄他的朋友只是巡禮,只是對過去的憑吊,去見朋友時,他也深深明白以後不會再和這些人見面了,和他相見的人也有這種預感。
 
  「不過真是不可思議喔。」惠理說。「那個美好的時代過去了,再也不會回來的事。各種美好的可能性,都被時間之流吸進去消失掉的事。」
 
  ↑我沒打錯,最後一句話翻譯有點怪
 
  這種成熟的感傷是大人式的感傷,和過去不同,過去的故事所描述的是「慢慢的錯開」、「一但失去再也回不來」,這種剛剛從指尖流失的痛楚。
 
  「但是這些簡直就像沒對準的描圖紙一樣,一切的一切都跟回不來的過去,一點一點地錯開了。」──《聽風的歌》
 
  「彷彿像是些微的火焰。小心謹慎的幸運者會珍惜地保存…。不過一旦失去之後,那火焰卻永遠也回不來了…。」──《人造衛星情人》
 
  在《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則明確的指出「美好的時代過去了,再也回不來了」,正因為清楚的明白那個時代已經過去了,才能夠如此冷靜而又明白的說:所有的一切都被時間之流吸進去、消失了。
 
  
說到回不去了就會想到這個,大家都回不去了(淚)
 
  最後的結局雖然不是我喜歡的手法,但也多少能猜到會這麼處理,可能是因為我對角色沒愛,所以怎麼處理我都沒有太關心(喂)
  說真的高中彩色戰隊的背景大部份是描述,很少有對話,很難從劇情中感覺到他們的個性和魅力,挪威的森林的木月(直子的青梅竹馬)出現段落不多,就給我蠻深刻的印象~
  嚴格來說彩色戰隊的台詞都比配角(?)灰田還要來得少,尤其是高中時幾乎沒什麼劇情以對話呈現,就算長大成人後有所改變讀者也無法直接看出來,只能從多崎作的觀察中看出來,也較難對角色代入感情(或者說這種冷靜的感覺是村上大叔所要的?)
  附帶一提的是我個人覺得下面這段文案說得不太對呀~
 
  《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是村上春樹第13部長篇小說,存在最稀薄的多崎作,將歷經最大的創痛,再沒有相稱的人物可以與之匹敵。

 
  我覺得不管怎麼說《挪威的森林》的渡邊受到的創傷都比多崎作嚴重吧~渡邊十七歲時好友木月和他玩完撞球後自殺,室友突擊隊有一天突然下落不明,女友(?)直子跑到精神病院修養,二十歲(忘了確定時間)時直子自殺,數年後友人初美姐自殺…..傷亡人數(?)眾多。
  多崎作受到的創傷則是被好友排擠……(遠目)
 
  那時候如果死掉就好了,多崎作常常這樣想。
 
  當然渡邊身邊支持著他的人比較多,永澤和綠以及遠方的玲子都是渡邊的支柱,渡邊也交了一些沒有名字的朋友(唱片行的美術系朋友?唱片行店長?)多崎作的個性顯然較渡邊封閉許多。
  雖然不是哪邊傷亡人數多哪邊就贏,但我覺得說多崎作是「歷經了最大的創痛、沒有其他人物可匹敵」這點有點太言過其實。
  另外剛剛在網路上找了一下心得,發現日本對於故事中某些謎團的推理蠻有趣的,接下來就來寫寫有透露劇情的部份吧~(而且光寫沒透露劇情的字數就超過兩千五了,我怕全寫完會超過五千Orz
 
  ==劇情透露分隔線==

  看到藍仔要多崎作「不要再來找他們」時,我就猜彩色戰隊其中某個角色死了,或者某個角色未來會死。
  果不其然沙羅對彩色戰隊的現況調查出來,大家心目中的白雪公主「白妞」死掉了,死法是在自己家被勒死。
  而當年多崎作被彩色戰隊開除的原因,則是白妞爆料說多崎作侵犯他,戰隊的其他人雖然不相信,但因為白妞很認真得這麼覺,所以就先這麼做。
  黑妞也在故事後期揭露白妞真的被侵犯,而且懷了孕,之後得了厭食症,纏綿病塌許久後離開了故鄉到外地工作,最後在自己家被勒死,三天後才被白妞的母親發現。
  稍微介紹一下,白妞長相秀麗個性認真,擅長彈琴,不習慣受注目;黑妞性格活潑,個性爽朗。
  這兩個女孩的對比讓我不由得想到挪威的森林中的直子和綠。尤其是白妞精神不穩定的部份和死法(白妞是被勒死,直子是上吊)當讓我想到直子;黑妞充滿鮮活的生命力的部份則讓人想到有些搞怪的綠。


  白妞和直子的結局相似,黑妞和綠的對比就比較值得一提,在挪威的森林的結局中,失去直子的渡邊呼喊著綠,故事的最後並沒有說明渡邊和綠的結局,多崎作中則清楚的說明了黑妞惠理的結局:黑妞遠嫁芬蘭,有了兩個可愛的女兒,努力做著陶藝,過著幸福(應該)的生活。
  高中時其的黑妞喜歡著多崎作,多年之後黑妞問多崎作:「如果我鼓起勇氣坦白說出我喜你的話,你會把我當女朋友嗎?」
  多崎作的答案是會,但他心中其實是這麼想著:

  作和惠理(黑妞)之間能夠分享的東西應該很多,但能夠心心相印的期間,也許無法持續太久,他覺得。隨著時間的經過,惠理所追求的東西和他所追求的東西之間,想必不可避免地將會產生差距。兩個人都才十幾歲。兩個人個別的目標都會逐漸成長下去,他們所前進的道路終於來到分岐點,左右分開了。

  也許這暗示著現在的村上春樹覺得渡邊和綠也許會在一起,但未來的某一天仍舊會分開?當然渡邊是渡邊,多崎作是多崎作,不能夠視為同一人,但把這個猜想當作挪威的森林的一個可能的結局也算是蠻有趣的。



  接下來是推理時間!
  前面提到的推理的謎題在經過劇透後應該很清楚了,那就是──

  是誰殺了白妞?誰侵犯了白妞?


  http://sonhakuhu23.hatenablog.com/   
  這個網站提供的解釋蠻有趣的~我有用咕狗翻譯大概看了一下,希望沒會錯意(羞)
  這個網站認為侵犯了白妞和殺了白妞的兇手應為同一人,白妞家裡有門鍊和自動鎖,一定是認識的人白妞才會解下門鍊,並在沒有打鬥的情況下被殺害。網站中把彩色戰隊的男性排除嫌疑的原因我忘了,不過藍仔喜歡黑妞,紅仔是同性戀,如果兇手不是他們兩個人的話,兇手必定是白妞的家人──不可能是媽媽或姐姐,所以網站兇手是白妞的父親。
  網站也指出白妞離開家鄉是想要逃離父親,會被殺害是因為兇手想懲罰白妞逃離他。
  我自己也有想到幾條線索,像是白妞是反對墮胎的人,原本也打算把小孩生下來,最後還是決定流產,讓白妞決定流產的原因會不會是因為近親結合導致小孩畸形,不得不墮胎(整個想很遠XD)←剛翻了一下書,發現只有提到流產而沒明確提到墮胎(黑妞:發生了各種事,在夏天的末尾流產了)所以這個猜測隨便看看就好:P
  還有黑妞說白妞得厭食症的原因是想停止生理期,想停止當女性,這可能不只是被侵犯的後遺症,也許還因為擔心「未來還會被侵犯」?
  話說如果兇手真的是白妞爸也太恐怖了,好像外國的犯罪小說裡會發生的事呀!像是「你是我的禁臠,竟敢逃離我」之類的(抖)
  網站中還有一個有趣的推測是「沙羅的真實身份」,木元沙羅也是本作少數沒有顏色的角色,但她真的沒有顏色嗎?白妞有個大她兩歲的姐姐,白妞姐和多崎作相當談得來,而且沙羅花是白色的,所以推理出「沙羅=白妞的姐姐」這個結論。
  如果沙羅是白妞的姐姐,那麼沙羅對多崎作和他的彩色戰隊這麼有興趣也有了理由~

  推理的部份大概到這邊,最後還是忍不住吐嘈,身為漩渦中心的白妞的台詞也太少了吧!從頭到尾的台詞只有「下雨天也比賽嗎?」、「太過份了!」這兩句台詞呀!連多崎作的後輩解釋六根手指頭的故事都比  她搶戲呀!多崎作不要再覺得自己沒存在感了,真正缺乏存在感的是白妞呀!
  還有不知道為什麼這本書裡的角色給我一種互動時火花不足的感覺,多崎作和黑妞多年後的告白還勉勉強強,沙羅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沒什麼魅力(可能是我的性別和年紀無法體會到38歲女性的魅力?但島本應該也不年輕了,她就超級搶眼呀)反而是紅仔最後突然對多崎作爆料他是同性戀時,我莫名感覺到小小的火花,更不要提灰田了,他和多崎作不但同居,多崎作還在做完黑白雙妞的春夢後對灰田口火暴了(爆)
  村上大叔終於在玩完御姐和蘿莉之後,一腳踏入了BL的境界(炸)
  撇開令人震驚的BL不提,我很喜歡村上春樹的小說的結尾的句子,這本也不例外。
 
  「並不是一切都會消失在時間之流裡。」這是作在芬蘭的湖畔,和惠理臨別時該傳達的話──但那時候說不出話來。「我們那時候強烈地相信什麼,擁有可以強烈相信什麼的自己。那種心情並不會那樣空虛地消失掉。」
 
  儘管過去消失了,那時的心情並不會消失,這大概是這本書最想傳達的東西吧?
 
  附帶一提的是黑妞對於多崎作的名字的解釋是:「多彩的多崎作君」但我覺得這個段落對我來說沒有非常有說服力,不過一直在意自己沒有顏色的多崎作,在故事最後終於獲得了顏色,真是可喜可賀(?)
  不曉得為什麼說到沒有顏色的
多崎作,會讓我想到....
 
 

沒有名字的怪物(爆)


很久很久以前,在某個地方,有個沒有色彩的多崎作。
多崎作非常非常想要一個色彩,所以多崎作就踏上旅途,去尋找屬於自己的色彩。
跑到北方的黑妞說:多崎作並非沒有色彩,而是多彩的多崎作。
多崎作,這個名字多麼的好聽!


結束在這裡好像有點莫名其妙,但我想大家看完也累了吧?(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