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與風與天之涯

關於部落格
歡迎!這裡的中心思想是散播歡樂散播愛!
閱讀、喵喵、耍笨、睡飽飽吃肥肥是構成本BLOG的四大元素Mail: breezing27@gmail.com
  • 918505

    累積人氣

  • 2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雲中歌》惡搞苦情皆有之無敵落落長心得

  雖然雲中歌我已經看了有一段時間,而且只看了一次,但許多情節還是徘徊在心底回之不去,殺傷力比步步驚心還大……

  雲中歌的主角是大漠謠的男女主角的女兒──雲歌,因為爹娘的關係,所以雲歌跑遍了大江南北,玩過許多好玩的物事,個性也非常的天真浪漫,和大漠謠一樣,雲歌同樣在大漠中遇見命中註定的兩個人──劉弗陵和孟玨。

 

    在對的時間,遇見對的人,是一生幸福。

    在對的時間,遇見錯的人,是一場心傷。

    在錯的時間,遇見對的人,是一世無奈。

    在錯的時間,遇見錯的人,是一段折磨。

 

  這是雲中歌開頭的短句,其實我還是搞不清楚這四句指到底是誰,而且好像也湊不到四個(?)

  為了去救父母的舊友,年幼的雲歌遇見了她的陵哥哥,她的多話、她的天真、她毫不隱藏的熱情,全都軟化了孤獨而年幼的劉弗陵,在離開的時候,雲歌想贈信物給劉弗陵,身上卻沒什麼東西,索性拿了腳上的繡鞋贈與劉弗陵,並答應有一天會去長安找他。

  那時的雲歌不知道贈鞋的涵意,隨後也將剩下的另一隻繡鞋送給倨傲的小乞丐孟玨。

  兩只繡鞋、兩段糾纏,孟玨收鞋在後,卻先和雲歌在長安相遇,劉弗陵收鞋在前,卻只能在深宮(?)中靜靜等待雲歌。

  無關乎先來後到、只在有沒有把握、有沒有錯過。

  為了認真談,以下開始有劇情洩露,還有關於大結局的部份,不過基本上關於某人的大結局從歷史上就可以看得到,而且我亂逛時也有被捏到,所以應該還好(?)不過想去找書看的人還是先別看吧~

  在對的時間,遇見對的人,是一生幸福。

  這個自然是真正的男主角劉弗陵,雖然他在第一集的出場可以說是接近沒有(不過這也不算什麼,最近我才看了一部女主角親自接生男主角的),在第三集前半又……雖然出現的段落可以說不多,但可以說是我看過最喜歡的男主角呀!

  劉弗陵其實是漢武帝的幼子,孝昭皇帝(不過唸歷史可能只會記得昭宣之治),他是我看過最令人心痛的皇帝,那種心痛不是在步步驚心裡的雍正,那種無法維護所愛、不得不和兄弟兵戎相見、最終卻孤獨一生的那種悲哀,不是那種激烈的愛恨,而在於他的溫和、他的隱忍、他的為天下著想。

  書中有一段雲歌成了名滿京城的雅廚,被召去為皇帝(劉弗陵)作菜,那時倆人都不知道彼此的身份,雲歌用菜作出的謎題被一個個猜出,公主問劉弗陵要不要召雅廚入宮,劉弗陵拒絕了。

  當初他沒有召雅廚入宮,就是不想為了他的決定,讓雅廚一世無奈,他一直都極力避免為了自己的身份,讓別人一生無奈,卻沒想到,因為他的身份,又再次讓雲歌無奈。

  多麼溫柔的一個人啊(擦淚),他不希望因為身為皇帝的一個命令,而讓人無奈的離開原本所愛的人事物,一輩子埋藏在宮中,或是被捲入權力鬥爭,但是又有誰能理解他的無奈?又或者正因為他比誰都瞭解那種身不由己的無奈,所以比誰都還要溫柔?

  雖然劉弗陵很溫柔,但他卻不笨,為了天下的安穩,他一直忍耐,最後終於能把權力握在手裡,也不濫用……好啦,重點就是他不笨,看了那麼久權力鬥爭的部份我早就忘光光啦(就算剛看完搞不好也搞不懂OTZ

  在雲歌為孟玨情傷時,劉弗陵也只是溫柔的等待,他在宮裡等了那麼多年,他只希望雲歌給他一年,而他的溫柔終於讓他等到了當初的雲歌。

    劉弗陵和雲歌倆人極有默契,有時幾乎不用言語就可以瞭解彼此心思,又極其聰明,許多事幾乎都一點就透,而且孟玨這個頭號情敵整天在這倆人面前晃,劉弗陵也顯少吃醋(話說桐華的男主角通常都很有度量,可能是權力鬥爭都來不及了,沒空吃醋吧)。

    還有皇帝最大的妻妾成群的問題(穿越時空的女主角幾乎都受不了這點),劉弗陵也只設了一個皇后(而且還是超幼蘿莉皇后),而且也沒碰過她,從頭到尾他都只有雲歌一個妻子。

    是的……這個不管身為男人還是身為皇帝分數都破表的傢夥,有一個致命的缺點,那就是…

  太早領便當啦!!!(爆哭)

  他領便當的時候連我這個不太會哭的人都哭了,一整個傷心…尤其是劉弗陵其實什麼都知道,他知道是劉病已作的,但為了天下人他還是傳位給劉病已,身為劉弗陵,他也許會想報仇,但身為皇帝,他必須為天下人著想,到了最後還是在隱忍,但我想他不苦,他的每一個忍耐,背後都有著能再次與雲歌相遇的夢支撐,最後終於找到她了…

  劉病已在劉弗陵病重時有過一段對話

  「你以前問過,你最快樂的事是什麼?最想做的事是什麼?」劉病已問。

  「快樂的事太多了……說也說不清,最快樂的事……是娶了一個好妻子。」

  「最想做的事,是陪她終老。」(節錄一)

  最快樂的事太多了,最想做的事卻永遠沒辦法做到,最大的遺憾就是要丟下她,獨自死去……(節錄二)
  ↑強推看節錄二呀!(雖然是結局捏他)無敵感人~竟然是死掉的人拼命要活著的人忘卻,還說自己也沒那麼好....Q口Q

 

        在對的時間,遇見錯的人,是一場心傷。

  其實我覺得孟玨不算錯的人,頂多只是做錯事的人啦……

  雲歌初遇孟玨時,誤會劉病已是陵哥哥,又正好劉病已入獄,雲歌為了救劉病已只好求助孟玨,用她精妙的燒菜技巧,成為了長安城的雅廚。

  一開始雲歌到長安時無依無靠,孟玨是她唯一可以依賴的人,孟玨又打從一開始就瞭解雲歌的底細,感覺上就像是用攻略本玩戀愛遊戲,雲歌會喜歡上他是很自然的事。

  不過錯就錯在孟玨放不開權力,雖然喜歡雲歌,卻還是先看見雲歌背後的利益,孟玨在掌握權力之路上,一步一步算得清清楚楚,卻也一步一步的失去雲歌的心。

  其實孟玨的個性會如此也是環境造成的,一個小乞丐想要什麼,一定要心狠手辣,人情冷暖在那時他想必已經看透,即使已不再是那個人人可欺的小乞丐,卻也已習慣非要機關算盡才能得到想要的東西,我不討厭這樣的孟玨,看到後面會發現他的身世堪憐,會變成這樣的個性不全是他的問題,只是感情不是算計得來的(他義父難道沒跟他說感情最重要的是坦承嗎!)

    基本上我覺得孟家父子都是屬於那種…鴨子都自己煮熟自己端到你面前了,可是要嘛就是鬧彆扭有心結所以推開不吃,不然就是自己不把盤子端好,偏生要用木頭轉盤子還是手端很多盤子,所以鴨子不但飛了,還和別人雙宿雙飛,最後更要你在後面幫忙擦……(喂)所以最後義父和義子都栽在人家母女手上,而義子連好人卡都拿不到(爆)

 

        有道是…

        有鴨當吃則需吃

        莫待無鴨空嘆息

 

  如果結論是這個我會不會被討厭呀<>

  其實在看前面,我對孟玨是沒什麼特殊的感覺,可是看到了後面卻覺得孟玨很可憐…雲歌當他是洪水猛獸,對他兇狠到一個極致,是的,我還沒看過如此決絕的女主角呀!多的是猶豫不決……

  總之,在最後的孟玨大加分的橋段──好像是劉弗陵死後,孟玨被起殺心的劉病已困在雪山,雲歌聽說孟玨墜崖,決定去救他。

  在這邊終於揭開了孟玨也同樣收到了雲歌的繡鞋,一樣將它妥貼的隨身收著,他將雲歌放在心底,卻在去求親的時候,雲歌連看他一眼都不要就跑掉了,他只好追著雲歌來到長安……(節錄三)

  這時候我從來沒有這麼希望女主角把拋棄過的第二男主角撿回來呀!

  可是事與願違,故事要是這麼完美可能就不會那麼好看(掩面)

  在雪山中,原本因為憎恨而嚐不出味道的孟玨,在傷重之時,雲歌只好餵他自己的鮮血,這時他的舌頭終於能嚐出滋味,也許在這一刻他終於懂得了愛,諷刺的是,在雲歌還愛他的時候,為他嚐盡人生百苦,就只希望他能嚐得出味道,等到他真的解開心結,他卻只能嚐得出雲歌對他的恨有多苦。(節錄四)

      到了最後的最後,孟玨終於願意拋下一切,和雲歌浪跡天涯,但是她已經不要了,對的時間已錯過,在對的時間,孟玨是錯的人,而在錯的時間,他也許是對的人,那又如何,最終只能既心傷又無奈。

 

     搞笑一下……

     最後的最後,雲歌和一直守在她身邊的老太監于安一起駕舟而去…

     所以,最後獲勝的是于安公公!?(誤很大)

 

     附帶一提的是,雲歌覺得孟玨都在算計她,有一點是在於孟玨明明認識她二哥,所以知道該吹什麼曲子她會有感觸,所以他接近她的一步步都是算計過的,可是這樣不算一種用心嗎 囧

 

     其實我覺得要不是她在吃霍成君的醋,這些手段不會那麼嚴重啦…

 

     在錯的時間,遇見對的人,是一世無奈。

     這個故事裡有一個寫得很突出的角色,就是未來漢宣帝劉病已的妻子許平君,從一個小姑娘的嬌羞和自卑,想要嫁給喜歡的人的心情,努力充實自己好配得上喜歡的人,身為人婦的盡心盡力,還有最後身為皇后的掙紮……

     許平君和劉病已曾經很幸福,但在劉病已恢復身份的時候,他們的時間就慢慢的、一步一步的錯開了,最後只有無奈。

 

    在錯的時間,遇見錯的人,是一段折磨。

  這個應該可以說是雲歌和劉病已,剛到長安時,雲歌誤認劉病已是她的陵哥哥,對劉病已是百般的好,劉病已雖然待她好,卻似乎未抱任何男女之前,到了最後劉弗陵死了,劉病已才說出…當初他什麼都不能給她。

  不過就算你這麼說我也不會感動啦(喂)只能說幸好這兩個人的折磨沒有太多,沒有很芭樂的說什麼我都是為了你幹掉劉弗陵之類的話,或者是乾脆又把雲歌囚禁在後宮之類的,其實劉病已的情緒都淡淡的,他成為皇帝後想要雲歌,也許只是想要找回當初雲歌注目自己的眼光,以及當初的自己。

  劉病已最後也落得了君王的宿命──孤獨終老,到了最後,誰也沒陪在他身邊,他快樂嗎?他最快樂的事是什麼?最想要的是什麼?

  劉病已答不出來。

  但劉弗陵說了:快樂的事太多了……說也說不清,最快樂的事……是娶了一個好妻子。最想做的事,是陪她終老。

  劉病已終於得到了他想要的東西,快樂嗎?在得到皇位之後,他還想要什麼呢?劉病已又回到了當初和雲歌、許平君、孟玨還有劉賀一起許願的地方,突然發現,他的願望仍是那張白紙,那些人卻已經不在了,最後他能給自己的,也許只有…即使重來,他依舊會選擇這麼做。(節錄五)

 

隨便碎碎唸:

  話說雲歌的三哥好帥(好煩喔!一直把雲歌打成雲哥,三哥打成三歌),真想看看二哥和三哥的故事,步步驚心、大漠謠和雲中歌我可能都會收實體書吧,實在太好看了!(不過看的時間也很花時間,寫感想也很花時間)

     另外劉弗陵和孟玨的感想字數分別是12351266,孟玨意外獲勝!果然遺憾的人比較強……還有其實除了最後幫雲歌打胎,我覺得孟玨好像沒對雲歌做過很過份的事,被討厭成這樣實在有點慘,而且最後的下場也慘到爆炸,被萬箭穿胸掉進河中,雖然最後不曉得有沒有找到屍體,不過依找屍體的人的安排,感覺好像還有戲呀!那我也來YY一下(這個詞是這樣用的嗎?)失去記憶的孟玨被雲歌撿到,孟玨只知道自己叫作玉中之王,在吃著雲歌的菜的時候,慢慢的恢復了記憶,但是……(算了好麻煩,就此打住吧 XD)

     還有其實我喜歡大公子劉賀(花心美男子的分數在我的心中幾乎都是80分以上起跳,不知道為什麼愛德格除外OTZ),不過他和紅衣的故事好像有點普通…另外霍成君也是很有趣的角色,不過沒有愛所以沒感想,霍光似乎也有一段故事(和去和親的XX公主?)就某方面而言,正因為霍去病的死(?),他才不得不擔下這個責任吧。

    另外,也許性格決定命運,但我想環境也是很重要的因素,劉弗陵渴望成為和雲歌成為平凡夫妻,相反的他早擁有權力,不管是不是已有實權,他都是皇帝;劉病已渴望成為帝皇,一來那是他原本的位置,二來權力也不是他有的東西;孟玨也一樣,他從一個小乞丐,到成為孟九義子,再爬到太子太傅的位置,他們全都在追求自己所沒有的東西,卻不是那麼明白,那究竟是不是自己想要的,如果這些人換一個處境、換一個身份,是不是會有不同的結果呢?

 

    嗚啊!這篇感想有沒有比步步驚心長呀(掩面)我平常寫雜誌稿也這麼順就好了………

 

節錄一

     皇上,臣斗膽了,但這次不問,臣怕……臣心中已經困惑了很久,皇上第一次召見臣時,問臣‘這一生最快樂的事情是什麼?’‘最想做的事情又是什麼?’臣斗膽想知道皇上的答案。”

     劉弗陵沒有立即回答,閉著眼睛,似在思索。

     劉詢心中稍慰,劉弗陵和他當年一樣,這個問題也無法給出答案。_

     可慢慢地,劉弗陵的眉宇間溢出了笑意。

     快樂的事情太多,一時想不出來哪件最快樂。”

     劉詢心中巨震,說不清楚是驚訝羡慕還是嫉妒。

     一瞬後,劉弗陵笑著說:“最快樂的事情是娶了個好妻子。”

     劉詢屏息等著劉弗陵的下一個答案。

     劉弗陵眉宇間的笑意淡去,一直未說話,劉詢靜靜站了會兒,看劉弗陵倦意深重,似已睡著,他輕輕起身,正想退下,忽聽到劉弗陵輕聲說:“最想做的事情是能陪著她一日日變老。”


節錄二
   
 劉弗陵輕聲問:“雲歌,你會忘記我吧?”

     雲歌用力點頭,“嗯,我會忘記你。”

    “雲歌,看到桌上的雪梅圖了嗎?我在它最美的時刻把它畫下,它的美麗凝固在畫上,你就只看到它最美的時候。其實,它和別的花一樣,會灰敗枯萎醜陋凋落,我也如此,並不見得有那麼好,如果我們生活一輩子,我照樣會惹你生氣,讓你傷心,我們也會吵嘴慪氣,你也會傷心落淚。”

     他緊握住了雲歌的手,貪戀著塵世中的不舍,他唯一的不能放心。原以為只要他有情,她有意,他就能握著她的手,看天上雲卷雲舒,觀庭前花開花落,直到白髮蒼蒼。可原來,他拼盡全力,能阻止生離,卻無法推開死別。

       “不要念念不忘梅花最美麗的時刻,那只是一種假像。如果用畫上的梅花去和現實中的梅花做比較,對它們不公平。”

     雲歌緊緊闔上雙眼,睫毛卻在不住顫抖,“嗯。”

     風揚起了她的發,和劉弗陵的交纏在一塊兒。

     他在微笑,可他的眼睛裏是擔心,說話漸漸困難,也明白她都知道,他和她之間無需多語,可就是不能放心,“記得我們那次看日出嗎?不管發生什麼,都不要放棄,堅持走下去,肯定會有意想不到的風景,也許不是你本來想走的路,也不是你本來想登臨的山頂,可另一條路有另一條路的風景,不同的山頂也一樣會有美麗的日出,不要念念不忘原來的路……”

 

 節錄三

    “很多時候,死亡真的比生存簡單許多、許多!”孟玨的語氣中有沉重的歎息,“好幾次他都想放棄掙扎,一死了之,可母親的話總是響在耳邊,他還沒有做到母親讓他做的事情,所以每一次他都掙扎著活了下來。當他終於到了母親的故鄉時,他發現,在那裏他被叫作‘小雜種’。一場戰亂後,他離開了母親的故鄉,開始四處流浪。有一天,一個賭客贏錢後心情好,隨手賞了他一枚錢,那個地頭上的乞丐不滿,將他帶到樹林中,毆打他。他早已經習慣拳腳加身的日子,知道越是反抗越會挨打,索性一動不動任由對方打,等他們打累了,也就不打了。這個時候,他突然聽到了清脆的說話聲,就像草原上的百靈鳥一樣。百靈鳥兒請乞丐們不要再打這個男孩子,乞丐們當然不會聽她的,這只百靈鳥就突然變成了狼,乞丐們被她嚇跑了,後來……”〕

     孟玨深埋在心底多年的話終於說了出來,一直以來念念於心的事情終於做到,精神一懈,只覺得眼皮重如千斤,直想闔上。@

     後來……他看見原來是只綠顏色的百靈鳥,這只綠色的百靈鳥送給了他一隻珍珠繡鞋,他本來把它扔了出去,可後來又撿了回來。百靈鳥說……說‘你要用它去看大夫。’可即使後來快餓死的時候,他都沒有把珍珠繡鞋賣掉。他一直以為是因為自己不想接受百靈鳥的施捨,想等到將來有一天,親手把珍珠繡鞋扔還給她,可是不是的……雲歌,我很累,講不動了,我……我休息一會。”

     雲歌的眼淚一顆又一顆地沿著面頰滾下,“我還想聽,你繼續講,我們就快走出山谷,我已經看到山壁了,那裏肯定會有山洞。”~

     他已經很累很累,可是他的雲歌說還要聽。

     “他有了個結拜哥哥,又遇見了一個很好……很好的義父,學會了很多東西……無意中發現……義父竟知道小百靈鳥,他很小心……很小心打聽著百靈鳥的消息……在百靈鳥的心中,從不知道他的存在……從不知道他的存在……”孟玨微笑起來,“可他知道百靈鳥飛過的每一個地方……他去百靈鳥家裏提親,他以為他一點都不在乎,可他是那麼緊張,害怕自己不夠出眾,不能讓百靈鳥看上,可百靈鳥卻見都不肯見他,就飛走了……所以他就追著百靈鳥……”

 

節錄四

     一個小小的聲音隨著暖流沖進了他的神識中,一遍遍地響著,“孟玨,你不可以死!你不能丟下我一個人!你不能又食言,你這次若再丟下我跑掉,我永不再相信你。”

     他漸漸地聞到彌漫在鼻端的血腥氣,感覺到有溫暖的液體滴進嘴裏。吃力地睜開眼睛,一個人影從模糊漸漸變得清晰。她的手腕上一道割痕,鮮紅的液體正一滴滴從她的手腕落入他的口中。

     他想推開她,全身卻沒有一絲力氣,只能看著那一滴滴的鮮紅帶著她的溫暖進入他的身體。

     她珠淚簌簌,有的淚滴打在了他的臉上,有的落在了他的唇上。

     他的眼中慢慢浮出了淚光,當第一顆眼淚無聲地落下時,如同盤古劈開宇宙的那柄巨斧,他的腦中轟然一陣巨顫,嘴裏就突然間充滿了各種各樣怪異的味道。

     是……是……這是甜!

     腥……腥味……

     淚的鹹……

     還有……澀!

     已經十幾年空白無味的味覺,竟好似刹那間就嘗過了人生百味。

 

    節錄五

     老天給了緣,讓他和她幼年時就相識,這個緣給得慷慨到奢侈,毗鄰而居,朝夕相處,抬頭不見低頭見。可他覺得她像白水野菜,平凡煙火下是尋常到乏味、不起眼到輕賤,他內心深處,隱隱渴盼著的是配得起夢中雕欄玉砌的雅致絢爛,因為遙不可及所以越發渴望,他一直以為得不到的雅致絢爛才會讓他念念不忘,卻不知道人間煙火的平實溫暖早已經刻骨銘心。

     他只要輕輕一伸手,就可以毫不費力地接住老天給的“緣”,將它變作此生此世的“份”。可是他忙於在雕欄玉砌中追逐,太害怕一個不留神就會再次跌入平乏的人間煙火中,根本沒精力、也不想回頭去伸手。

     究竟是誰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